空白車票

關於部落格
  • 6974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最後的演講》

我看過影片及書本。書本的內容較影片豐富許多,但影片雖然簡要,但可以看到他的神情及姿態。我整理一下我自己的讀後心得。

整個《實現兒時夢想的過程》,最核心的想法,應該是「只要以正確的方式過活,上天自然會眷顧你,夢想自然會實現。」他有許多的夢想,但我認為最重要的應該是訓練過他的橄欖球教練意義相對較大。至少對我而言,那位教練教了他很有意義的事。蘭迪說,有一次教練訓練他們,卻沒有帶任何一顆球到場上。大家都感覺很奇怪,沒有球要怎麼「練球」。教練就說了,請問橄欖球場上總共有幾個人同時在場上?

「二十二個。」全部的人都知道一邊十一個人,總數是二十二個。

「那麼在場上持有球的人有幾個?」教練再問。

「一個。」無論如何,同時之間,只會有一個人持球。

「好,那麼我們就來練習另外二十一個人在做的事。」

我覺得看蘭迪的整個演講的內容,會發現這個例子影響他的人生很大。至少,我非常非常的認同那位教練的觀念。在球場上,只有拿到球的人才是目光的焦點,那當你沒有拿到球的時候,你在做什麼?或者說,你應該做什麼?沒有拿到球的人才是大多數的人。可是,我們的人生,似乎卻沒有教導我們怎麼面對小小的自己,以及每一個挫折或是沈潛。舉我身邊的例子來說,從小家長可能會期望子女成為醫師、律師,但成為醫師、律師的人畢竟是社會的少數(拿到球的人),那辦不到的我們怎麼繼續過我們手上沒有球的人生?

以律師考試為例,我從以前到現在都告誡學弟、妹們,求學的過程請以「考不上律師執照」為前提,做為你的學習方向,千萬不要把所有希望放在「律師執照」。以前在課堂上,有老師說:「沒有以考上律師、司法官為目標的人,我想也不必讀法律系了。」,我倒是這個說法太過於嚴重,就像球場上每個人有自己的位置,並不需要每個人都去搶球啊。

當然,這樣的想法在法律系是相當大逆不道的一件事,怎麼可以鼓勵學弟妹放棄律師執照呢?但我覺得,東海大學又不是台大、政大等學校,律師考試全國的錄取率就我所知也才8%左右而已,其中國立大學的畢業學生又佔了大部分。我覺得我們的教育系統太過於重視英雄,忘了英雄只是少數而已,絕大多數的人都是「沒有拿到球的人」,以實際面來考量,當然應該要準備及練習「那沒拿到球的二十一個人在做的事」。所以,不妨花點時間把目光焦點移到旁邊,試圖找出「沒有考上律師執照的92%的法律人應該做的事」,並且把這些基本功練好、練紮實,而不是因為沒有成為考上的8%而自暴自棄。不要忘了哦,那二十一個人雖然現在手上沒球,但只要沒有離開球場,隨時都有拿到球成為主角的潛力。(你知道嗎?機會就是給這種準備好的人。)

這和我之前所說的,人生必須要學會走逆境有異曲同工之妙。

連著這個想法,我們看一下蘭迪的兒時夢想,蘭迪的兒時夢想有很多,他很偉大的實現了絕大部分的夢想。但幾乎全部的夢想的實現過程,他都碰過釘子。無論是進卡內基美隆大學就研究所、當迪士尼夢想師、體驗無重力狀態、追他老婆、他都碰過釘子。最後總是因為某些原因,比如自己的努力、貴人的幫助或是其他的因素克服了它。反而是注意一下,沒碰過挫折的夢想,通常篇幅也很少,他總是會把克服的過程記下來。所以他不斷的在演講的過程中播放一面磚牆。

「這面牆,總是為了某個目的才在那邊的。」

「磚牆的存在目的不是為了把我們排除在外,而是讓我們有機會證明自己多麼想要一件東西。」

「磚牆之所以存在,是為了阻擋那些沒有那麼想要這件東西的人。磚牆存在的目的是幫我們阻擋其他人的!」

他碰到磚牆的處理方式從來不抱怨,正如他演講的內容之一所說,「別抱怨,再努力一點就好了。」以及「絕不放棄」。但是他從不強求,就像他說的,只要用正確的方式過人生,夢想會自然實現。他進卡內基美隆大學讀研究所,其實並沒有強求,他自己已經打算就業了,反而是他的指導教授比他還積極,不讓他離開學術界;追他的老婆也是,雖然很在意,但不強求;當夢想師的願望是最貼近的例子。他寄出去的履歷被人拒絕,他也就算了(卻沒忘記)。過了很多年之後,他才有機會因為虛擬實境的研究在一次學術會議上而與迪士尼有接觸。而且蘭迪還故意趁對方提問的時候,要求對方與自己共進午餐,讓對方無法拒絕,才有這次接觸的機會。進而才透過努力,成為夢想師完成夢想。我覺得蘭迪引我注意的一點是,他沒有被拒絕打敗過,被拒絕只是他碰到一面磚牆,讓他有機會證明自己真的想要。一旦被拒絕,他的態度其實會進入到之前提到的教練的訓練:「當你手上沒球的時候,就做那二十一個人該做的事。」

另一方面,從他的書以及演講,可以知道他非常非常注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及關懷。他的演講內容不斷的提到不同的每個人與他的相處之道,也對他的學生寄予很大的期望。「人」是他人生關注的事物。甚至有一次為了證明給他的姪子知道,敞蓬車只是一部車,絕對沒有比人重要,所以他故意在姪子面前倒了一罐可樂在車子的座椅上,證明他不是說說而已。其實我也差不多是這樣的人,我不太怕朋友把車弄髒,車子總是有一天會髒的,弄髒再洗就好啦,車子是為了服務人才存在的,重要性一定是在人之下的。雖然我知道有不少人很珍視車子,但其實仍然不是很懂為什麼有人非常非常寶貝他的車子。

另外,有一個小小的故事,正好因為發生一件科學界的大事,就是位於歐洲的大型強子對撞器正式啟用(這東西就是丹‧布朗的《天使與魔鬼》裡面提到的,科學家用以製造「反物質」的超大型粒子對撞器)。每個大型的科學研究,因為通常耗費極巨,總會發生「與期耗費巨資從事沒有直接效益,或甚至不知道會不會有效益的事,還不如把這些錢拿來對抗地球上的貧窮與飢餓。」的爭辯。連帶讓我想提一下蘭迪對於人類登陸月球計畫的看法。他認為:「激勵人心是促成善行的最佳工具。把錢拿去消除貧窮,當然很有價值,但這麼做通常成效有限。至於把太空人送上月球,則可激勵所有人徹底發揮自己的潛力。」我覺得很有道理。蘭迪和我一樣會做慈善捐款,但我們同時也都認為激勵人自己產生動機想改變自己才是最偉大的力量。(所以我通常是捐教育捐款或是給家扶之類的扶育小孩的機構,大人通常已經定形,無法改變了。)

這本書還有很多其他的重點,比如說幫助別人實現夢想的過程,以及應該如何過生活等等。內容還蠻多的。他在書裡面也講了很多很多值得一再傳頌的名言。但給我的感觸都沒那麼深,比較多的感覺是「原來他也常做我做的事。」所以就不多加介紹了。

最後,這本書給人很大的激勵,而且教導人們正確的生活觀念及積極的人生觀。我認為可以偶爾複習,但這本書沒有那麼大的改變我價值觀(這是因為我很多的想法剛好本來就和他很接近)。所以因為他的重大意義,我給予這本書四顆星的評價。

延伸閱讀:《癌末教授Randy Pausch的最後一場演說,怎能是最後一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