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137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我的體罰故事-叛逆年少

 
一、國中的時候,有一次我爸看到我買汽水回家,覺得我很浪費,就認真的開罵說:汽水就是糖水,喝到肚裡之後,連出來還不都一樣,還浪費錢去買?!
 
那時候我就回啦,那牛排不就是牛肉加醬,喝下肚、大出來還不都一樣,你為什麼浪費錢加浪費時間,去吃牛排?!
 
我很單純的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來反駁,讓他自己感覺他的邏輯完全是不合理的。下場,我想各位也知道,我爸完全沒有反省他講到底有沒有道理。反正就是我認真被揍一頓。
 
二、國小的時候,只有在小四之前有過很好的回憶。當時一、二年級教我的女導師的先生是牧師,自己也是基督徒,所以真是一位非常有愛心及包容心的老師。她覺得會回嘴表示很聰明,比別的小孩子會想,所以從來不會因為頂嘴而生氣,反而還會送書讓我看、陪我讀書。我與書的不解之緣,應該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三、四年級的導師也是很善良的女老師,待我非常好,恂恂善誘。她自己有一個唐氏症的小孩,所以非常容忍以及體諒小孩都是需要教育的。我做了好事會鼓勵,記得小學時候有一種課叫說話課,她可以讓我充份發揮說話慾及表演慾,高興的講一節課,反正其他的小孩子都很怕公開講話,讓其他的小孩不必被點到名,可能也是功德一件;我如果反駁她說的話,她會像對個大人說話那樣,很認真的說道理說服我。說起來,現在的說話慾、表演慾,可能是在那個時候培養的。
 
但是升上五年級之後,從此以來的惡夢就開始了。五年級來了一位很老賊的男老師。對他而言,老師只是有收入的職業而已,沒有教育的熱忱及愛心。加上,因為小四之前的老師很鼓勵我自由的發表意見,所以我的習慣就是有話就說,勇敢表達。結果…就很慘。
 
記得有一次,下課時間,小孩子當然會很快樂的一直講話,結果這位有點年紀又沒耐心的老師,大聲喝斥:「安靜!」這時候,全部的人開始安靜下來,我突然平地一聲雷的冒出一句:「為什麼下課時間要安靜?」結果呢…變成被老師拿藤條打。老實說,到現在都覺得我的疑惑是正確的…其他的小孩是盲目服從,好歹我知道要去問為什麼。我並沒有認為一定不要安靜或一定要安靜,只是我想知道下課還要安靜的理由在哪裡。
 
忘了是從這件事之前還是之後開始,總之,在五年級的時間,這位老師看我很不順眼。在上課時候,有一些人開始講話,有時候我會被叫出去罰站。對,無論我有沒有講話,都會被叫出去罰站。也就是說:本人是雞,用來儆猴的。如果有倒楣鬼,直接被老師看到講話,也會被叫出來和我一起站。
 
記得最慘的一段日子是,除了我是雞,我的朋友也是雞。簡單來說,就是一旦有人開始講話,我,加上我的好朋友,都會成為被殺的雞,站到台前示眾。這是一個非常狠毒的計倆,當時因為這樣,我完全沒有朋友,沒有人敢來做朋友,任何和我做朋友的人都會跟著一起倒楣。(真是很早就體會到人性的黑暗面。)
 
那段最慘的日子裡,老師是完全不管我的意見的,他要我做什麼,只要我有意見,無論是否合理,他都會用很強硬的手段迫使我屈服。記得最誇張的一次,是有一次放學要排路隊的時候,操場上有一坨狗大便,我當然不會為排隊就站到狗大便上,於是前面就正好空了一個位子。老師看到空一個位子,就要我排緊,我當然會說有狗大便。結果,他不知道得什麼毛病,很激動就拿藤條威嚇,如果不排過去,就要打。所以,我只好站到大便上…
 
三、升上六年級時,當時我就讀的國小的習慣是一位老師要帶一個班二年,但這位老師說我們班太難管教,而申請調班,因此,六年級的導師和五年級不一樣。可能這位老師有大力的宣傳我是一個多難管教的混帳小孩吧。所以在六年級,無論是新的導師或是無關的訓導主任都對我另眼看待。
 
先說說這個莫名其妙的訓導主任吧。他是一個信奉「三歲看大、五歲看老」、「細漢偷挽匏,大漢偷牽牛」的人。這些話本來的意義其實是正面,是說引申為小時候的壞習慣,如果沒有即時改正,長大以後往往會變本加厲,所以強調從小正確教育的重要性。結果被這位主任引申為人有基因上的劣根性,壞蛋就是壞,小時候小壞,大了就是大壞(對了,他也很愛講醜陋的中國人,認為中國人就是有劣根性)。我覺得最不應該有這種想法的人就是從事教育的人,因為如果真的相信人的好壞是基因天性決定的話,那麼教育的存在不就沒意義了嗎?人和畜牲有什麼兩樣呢?
 
好了,有一次好像是有附近的店家還是什麼的,檢舉了我們學校的學生做了什麼壞事,反正從以前到現在都不確實知道到底是什麼壞事。然後這個店家有大概描述一下做壞事的學生的特徵,應該是學號。訓導主任就抓了幾個符合特徵的人,然後分別問話,我當然是其中一個被問話的人。因為絕對不干我的事,所以當時就隨便回。對了,這個訓導主任有很奇怪的小聰明,他不會直接問你有沒有做什麼事,而是很迂迴的問你什麼時候在哪裡,和什麼人說話之類的。因為他問的都很迂迴,所以我到今天還是不知道是有人檢舉什麼事件,是打架還是偷東西…完全不知道。也因為我一直都在狀況外,所以直覺怎樣就回答。(他一定到現在都還覺得自己像個有經驗的老探長般聰明,事實上這樣做只是在耍小聰明,錯得離譜。)
 
不知道為什麼,後來的結論是:我就是那個做壞事的小孩。然後呢…很誇張的被處罰。有多誇張呢?我小時候被最嚴重的體罰就是這個啦。小學生的椅子是不是都是用木板組合成的?對,他就用那個厚實得不得了的木板打人。打得很重、又打很多下,可能是想屈打成招吧?打到手掌的生命線都崩裂,衝了不少血出來。或許訓導主任覺得我很能忍,死都不招,但問題是我連想被屈打成招,都不知道該招什麼東西出來啊。到現在,我都還可以向旁人展示我當時受的傷,到現在還留著疤哦!
 
訓導主任的打法是我體驗過最嚴厲的身體處罰,下一位老師則發明最可怕的心理懲罰。
 
六年級的變態導師。他是一個更不用心教育的人。正值台灣的股票熱潮,他常上課讓我們自習,他就有空聽股票。自己開補習班招學生就算了,竟招自己班上的學生。到他補習班上班的學生會知道一些考試的秘訣,還有特殊的解題法,很差勁的一個老師。不要問我怎麼知道補習班上什麼我怎麼知道。我畢竟是有同學的啊。考完試檢討的時候,看別人的解題方式很有效,當然會問怎麼知道要這樣解題,小學生哪有心機,當然就直接講是老師的補習班學的。
 
他雖然是一個很不用心教學的老師,卻是一位心機非常重的老師。除了補習班什麼的,當時這位六年級導師發明了一個至今我都認為是最可怕的心理懲罰。
 
有一段時間,只要是被記上說話的同學,在那天的某一堂課,就要一排一排的穿梭於教室,左右兩排的同學要呼那個經過的同學一巴掌,而且還要夠重。如果呼得不夠重,手下留情的同學就要加入那個旅程,被眾人呼巴掌。這個處罰是不分男、女生的。好吧…我承認我是被處罰的常客,在我全部的經驗裡面,還沒有看過哪個同學走過這一圈之後,不哭的。我自己雖然是常客,卻也每次都哭。這麼可怕,為什麼還要說話被記?問題是我們都是小學生啊,哪有這麼強的自制力?就是因為小孩子自制力不夠才需要教育啊。
 
我個人認為這個處罰,心理創傷之重,有可能因此造成小孩子懼怕學校或痛恨上學,或其他的精神方面的問題。
 
為什麼這個懲罰這麼可怕,這個老師還要採用這個近乎變態的方式對付心智尚未成熟的小學生?這就是我說的心機重的部分。當時教育部長毛高文已經上台了。我記得他的教育理念之一是不體罰。開始懂了嗎?讓同學之間互摑巴掌,他可是沒有親自動手打人哦…要是真的打太重,傷了人,他可以推給同學。千錯萬錯不是他的錯。
 
還不只那樣,他常常沒事會諮詢全班:「我們應該要怎麼處罰不乖的同學啊?」然後一定要學生發言。重點是這不是投票制,而是大家發言後,他來選擇要哪一個方案。這也是非常奸巧的一步。因為方案是他選的,等於和他自己決定沒什麼兩樣。他心裡大可先有個想法,但試著讓學生來講出口。學生一直沒有講出他要的想法,就不斷的繼續問下去,直到問到他要的答案出來,他再說:「好,就用這個方法。」然後,真的處罰出了事,他就說那是學生提出來的意見,不是他自己的意見就好。
 
五、六年級的導師真的都很爛。到我升上國中的時候,偶然間和來自同一間國小的同學聊天,相互之間聊到自己原來是哪一班的。有二個同學聽到我是哪班來的時候,不由自主的說:「你就是那個最爛的班來的哦?」從這樣的反應,可以知道一件事,帶我們班的導師真的很爛。一般而言,小學生的分班是常態分班,小孩子的天性都差不多,國小也不必擔心考試成績,更重要的是對國小不同班的學生而言,好壞是要用什麼標準比什麼?除非有特別的情況,我不相信正常的國小班級,會有哪一班真的是特別爛的。所以,很明顯的可以判斷出我的導師應該是沒事就和別的老師說自己帶的班很難帶,學生都很爛。然後別的老師再和他們班的學生說。我同學還說他們的導師平常都說不要學X年X班,拿X年X班做壞榜樣的範例。我的五、六年級導師,這種背叛自己學生、放棄自己學生的老師,是最爛的老師!
 
小學時期的後記:多年之後,大概在我剛上大學的時候吧,那個五年級導師猝死了 ,聽說原因是飲酒過量。
 
至於三、四年級導師,那位讓我講話一整節的老師,大概在我高中的時候,過世了。死因則聽說是上吊自殺,坊間流傳的原因很多,但大多數人認為是因為她的小孩唐氏症的關係,導致夫妻關係不睦,加上她先生是牙醫,和護士有外遇。多重壓力之下,終於選擇絕路。記得聽到這個消息時,讓我難過很久。本來在思考要不要說這段似乎好人沒好報的故事,但後來想想,死有重於泰山,還是回頭補上這一段,她應該在我的故事中留下她存活過的足跡。
 
四、國中的時候,很神奇的在三年的期間待過五個班級,每一個學期換一個班級。絕大部分的理由也是因為毛高文教育部長的關係。他另一個主要的教育理念是常態分班,但國中還是有「業績壓力」「家長壓力」等等的因素,導致學校要偷偷分班,所以就會有一些奇怪的現象產生。總之去過五個班級的細節也不必提。到國中,我難管教的部分其實也還是不變,但師生之間有比較聰明的相處方式,一方面國中生已經比較聰明了,不能再玩什麼殺雞儆猴的把戲;另一方面,國中生真的有很壞的,老師早就練就把不好管教的學生當透明人的本事,免得自己被學生拿刀殺。所以老師沒有對我特別好,但也不會管我。
 
當時的日子無憂無慮還蠻快活的,但偏偏我媽愛子心切,硬是在國三的時候把我弄進所謂的「好班」,也就是成績好的學生的那一班啦。這就種下苦果啦。這一階段的壓力來源變成了學業。之前提過,在個人因素方面,我不是很喜歡讀教課書,也很難坐在書桌前很久,所以成績一直都很差;在環境因素方面,我是「外來的」,對老師而言,本來就不是他要的學生,甚至是「放牛班」來的,加上我還是有那種身處放牛班的習性,不太答理老師,也不在意老師的權威,甚至還會帶同學去電動玩具店打電動!老師自然覺得我非常討厭。知道有一種父母是不喜歡讓自己的孩子和「壞朋友」相處的吧?我就是老師眼中的「壞朋友」,會把全班的段考、月考平均成績拉下來,讓他的「業績」變差,甚至帶壞其他的同學。
 
說到這裡,當時還真的有一些同學的爸媽,打電話過去找同學的時候,知道是我在找,無論同學在不在,都會說他不在的。
 
那時候可真痛苦,老師最喜歡處罰我的方式是連人帶桌椅一起趕出去,讓我坐在教室外上課。期間最長的好像有連續一周這樣上課吧?有時候換成出去罰站。那時候的我,連作業都多到寫不完…好痛苦、好痛苦,一直覺得那些好學生怎麼都這麼厲害,一個晚上要寫好幾張考卷,還要寫參考書…我的天啊,怎麼可能啦,做不完啦。結果,第二天就變成我沒寫完作業,讓老師有理由處罰我。當時老師真的非常討厭我,因為他們都覺得我很懶,不寫作業,或是應付了事。覺得這個小孩怎麼這麼壞,無論怎麼打、怎麼罵、怎麼羞辱都一如故我。問題是沒那個資質啊,我每一題都要解很久、想很久才知道答案耶(而且還是錯的),我沒有那些好學生那樣厲害,訓練有素又聰明,很快解出題目(而且還是正確的)。
 
唉…那個時候,大小的體罰不斷的發生,幾乎每天都要被羞辱;在普通班,頂多是被罰個交互蹲跳、伏地挺身就了事,而且同學們還會在旁邊取笑、熱熱鬧鬧,其實還蠻好玩的。在好班,老師每次處罰我,都用很嫌惡的表情處罰。也被丟過考卷到地上去撿,踐踏學生的自尊。比較有口德的老師會當面說我就算考上高中,也一定是三流的。口德比較差的老師,包含導師,有好幾次當面叫我人渣、叫我廢物。每次勞動服務也都有我,因為老師覺得反正我不喜歡上課,不如直接丟出去(其實這錯了,我喜歡學習,不喜歡的是他的人)。
 
在這個成績決定一切地位的環境,自己真的會覺得自己是沒用的人渣,沒有親身經歷過不知道感受的直接且強烈。印象中有一次,有一位成績很好的同學(真的成績一級棒,後來保送上台中一中),他忘了帶作業來上課,我也忘了。老師笑嘻嘻,還當場拿出紙條做籤,上面寫上伏地挺身20下,交互蹲跳20下之類的處罰,抽到什麼就是什麼;處罰完之後,輪到我,本來我心裡期待也來抽一抽,結果老師竟然突然間換一張臉,其變臉之迅速及確實,沒親身看過很難形容,反之他直接開口就罵人,然後說我說謊,沒寫作業就說忘了帶。嗯~~~不好意思,到現在都可以很確實的告訴各位,我是一個很率性的人,沒寫甚至不爽寫,我也敢當面告訴你,所以說沒帶就是真的沒帶,而且我很討厭別人這樣誣賴我。本人自認為有種,不屑說謊,這老師幹嘛以為我是孬種。不過,老師是不管這些的,反正他已經認定我就是說謊,然後用長掃把後面的竹柄,叫我趴在黑板痛打一頓。
 
如果當時會掉淚,原因不是因為身體上的痛楚,而是因為自己被羞辱,自己是垃圾。如果自己是好學生,就可以被老師像人一樣對待,如果是好學生,就可以抽籤了。
 
那位好學生是個很好的人,畢業後,我和他仍有聯絡,好像一直到高三才斷聯絡吧。當時被痛打完之後,他有來關心,說他當時感覺到老師對我非常的不公平。真是個貼心的好人。
 
補充一下,其實我這個人很迷糊(現在還是),忘了帶作業也不是只有一、二次。沒寫卻有帶,印象中也曾真的拿出空白的作業繳給老師。開玩笑,我之前可是待放牛班的,班上吸毒的人都有,真的沒寫的話,繳空白作業沒什麼好不敢的。好吧…或許繳空白的作業又是另一回事,這叫挑釁老師的權威吧,又是一個可以重重處罰的理由。反正想重重的處罰到我,隨便都可以想出一堆理由:欲重罰之、何患無詞。
 
那位導師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我這個壞學生所說的話吧?記得有一次,我遲到了。先補充一下,其實我常常遲到,但你知道原因是什麼嗎?因為我是坐我媽的車上學的…她沒早起,叫我要怎麼準時?好吧,反正就是有一次遲到,原因是鬧鐘慢了,為什麼慢了呢?因為我家桌上的鬧鐘是插電的,半夜可能停電了幾十分鐘,所以鬧鐘就慢了。老師一聽,也是怒不可遏,又把我痛打了一頓。因為他又認為我說謊(瞄的,我很有種好不好?你以為我單純睡過頭會不敢說實話哦?老師怎麼你都不信呢?)。關鍵在他認為鬧鐘都是裝電池的,所以明顯說謊。抱歉,錯了,真的有鬧鐘是插電的,而且我家當時真的用插電的鬧鐘。在台灣很少見插電的鬧鐘,但上網找一下pchome購物或是奇摩購物之類的,一定可以找到這樣的產品。在美國則很常見桌上的鬧鐘或時鐘是插電的。自己沒見識就覺得別人在說謊是怎樣?
 
記得當時聯考放榜,我考上高中,而且是台中區還不錯的衛道高中時,也是被視為奇蹟、黑馬之類的…這個記錄,我也不知道我怎麼辦到的(人渣的反撲?),只覺得當時聯考的考卷放到桌上,感覺題目比學校的模擬考簡單多了。真要說的話,只能說我雖然真的不是一軍的讀書料,但起碼是可培養的二軍。二軍考上衛道高中,不會很特別;但我的老師一直認為我是三軍、四軍,所以才會感覺這是奇蹟。總之,如果我有任何成就,絕對不會歸功於這位我國三的導師,NEVER EVER。
 
記一下國中時期的後記,那些好學生中,其中有一些人上了台中一中之後變得很混,搞到後來有人甚至考聯考後,連大學填志願的最低分都沒有,變得非常普通。可能是應了一些人說的,那些人雖然有天份,但被逼讀書,一旦有一天自由、沒人管就完了。反過來,我的人生不斷努力,或許沒天份,但對於學習是自己喜歡的,所以就算沒人逼也會自然去做。
 
三年前,剛留學回來的時候,有一次在台中的法雅客意外的碰到這位國三的導師。當時看到,難得的想主動過去招惹人、告訴他以前做的事有多爛、他錯得有多離譜、他可以對學生做出多大的心理傷害。但後來想想,人在做、天在看,他自然會有報應,還是算了。
 
六、高中時期,大家都大了,與老師相處的關係也進到另一個階段,已經過了那種會被老師體罰或是羞辱的日子。不過呢…由於課業還是不好,所以還是不斷的過著被師長以及同學忽略的日子。記得嗎?本人可是高三的模擬考,「全類組」倒數第十名。只覺得當年可以考上衛道高中,一定是上天搞錯了,我其實沒有資質考上這樣的好高中,因此從高一到高三,長期處於沮喪之中。
 
一直到了大學,選讀自己真的喜歡的科系後,命運才開始轉變。現在的同學、朋友,知道的都是大學後的我。很少人知道以前我也非善類、會蹺課、打群架、成績不好。到現在還是有一些遺毒殘留。比如說,我寫的字很難看,因為以前並非好學生,作業不常寫,字少寫,當然難看。所有的美術、音樂相關的東西,一律不通,因為以前沒有認真學好過。所以我常常羨幕那些從小是個好學生的人,沒有浪費小時候的時光,總會一大堆才藝都是我不會的。
 
至於問為什麼一直沒有學壞?這是一些後來的朋友很好奇的部分。我覺得原因很多耶。最近看了一部港片叫《行運超人》,梁朝偉和楊千嬅聯合主演,裡面楊千嬅演的女主角叫葉孤紅,是個超級倒楣的人。後來發現其實是有風水師在背後干擾她的運氣想害她。那個害她的風水師(鄭中基飾演)說過一段話:學道之人不可以直接干預思想使她誤入歧途,只能不斷的讓人遭遇壞運,導致個性偏差自己選擇入歧途。可是偏偏葉孤紅是個非常樂觀、開朗的人,無論碰到多倒楣的事,就是會用正面的態度看待,過了就算了,所以無法讓她誤入歧途。
 
我覺得這說得很好。雖然有這麼糟的過去,但總是沒有因此選擇做對不起他人或對不起自己的事。只是我很倒楣,說實話被認為說謊,說道理被認為頂嘴。也還好個人天性樂觀,而且是怪咖一名。反而這樣痛苦的經歷,後來變成一種歷練,以前這麼可怕的事都經歷過,還有什麼比這更不能接受的?身段可以比別人更低,對很多事的忍受度也比別人高。很少有好學生有我這麼痛苦的小時記憶,他們承受不了的,我可以。毅力及存活力就像打不死的蟑螂。對,就是低賤的蟑螂,但偏偏你怎麼打都打不死,還活得好好的給你看。
 
所以,一直以來,如果問是要選校不選系或是選系不選校,本人一定是支持選系不選校的。選校只是為了滿足家長或社會大眾的觀感、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也或許是因為未來的工作好找,但這些都是對自我的屈服以及壓抑。選系才是為自己而選,實現自己的夢想。當一個人選擇動手做他真正有熱忱的事物的時候,你無法想像這力量會有多巨大,命運會如何被轉向正面的方向。
 
只要不放棄心中正面的光亮及熱忱,路永遠為你而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