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車票

關於部落格
  • 6974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負責任的法律人

有一位法務長,他的學歷及背景都相當顯赫,留學國外的名校,先前在知名的事務所擔任合夥律師很長的資歷,做過很多大案子。因此就有某上市公司找獵人頭公司聘任法務長的時候,找到這號人物,就延攬這位。但這位律師雖然學經歷背景顯赫,在公司內擔任法務工作的經驗卻是零,因此災難從此開始。

這位法務長非常的「專業」,他研究法律問題的時候,的確夠水準,但卻有幾大問題,而這些問題,其實很多專業的法律人也會犯,甚至有很多法律人會認為那才是正確的做法。看在公司派的法務眼中,其實錯的離譜:

一、絕對不做決定

他每次上簽呈的時候,一定會有二個以上的選項,每個選項都會有憂劣分析,就是各有優缺點的意思。在公司裡,這可能是基層主管或執行人員在上簽呈的時候在做的事;中高階主管不可以這麼做。為什麼呢?因為在公司裡對於中、高階主管有決策的期待,一件事情該怎麼做,中、高階主管對於公司的狀況應該要加以了解,與各不同單位溝通。然後做出對公司最好的決定。重點在於,到時候老闆問的時候,要有充份的理由說出當初做決定的原因,不是盲目決策就好。

一間公司的營運內容,尤其是中、大型公司通常有很多領域是老闆自己不懂的,這也構成公司聘高階主管的原因。所以,公司大力聘請高階主管,就是希望可與其學識處理老闆不懂的事。你給老闆什麼選項,然後又什麼優劣勢分析,意思是要老闆認真的做功課讀完全部的資料,然後再做決定嗎?問題是老闆通常太忙了,不會有時間花在法務工作上面,也不需要;另一方面,即使他看完了全部的資料,很可能因為欠缺背景知識的關係,還是做不了很好的決策。

這位法務長更有趣(個人覺得很白目)的地方在哪裡?幾次下來,大老闆火了,直接要他給一個他認為怎麼做最好的決策就好。這法務長竟然很認真的拒絕了。他的理由是什麼呢?他說,法務為維護專業的判斷不應該涉入企業的經營。簡單的來說,就是他做專業的法律分析,絕對不會做決策,當然也不要對決策負責。 我的媽啊,這是法律事務所的人,才在說的話啊;在企業內工作,人家就是要你做份內的工作,主管就是要做決策,也要對決策的成敗負責。

我們的習慣,是會事先在各單位之間溝通,了解及分析反應在簽呈上就是一個相關單位認為目前最好的做法。用這種選項式的簽呈,簡單來說就是有文字記錄做證據,對法律人才安心,而且到時候可以推責任給別人,說選項不是自己勾的。但是,法律人都忘了一件事,你用這種選項式的簽呈,或是有推諉的心態弄案件,相關單位及上層主管們不是不知道的。到時候即使你證據什麼都贏了,該你的還是你的,贏一次,卻把大家都得罪了。有意義嗎?這又不是打訴訟,贏了就贏了。

二、高高在上的心態

或許是「上市公司的法務長」這個頭銜對法律人而言很特別,感覺很重要。而事實上對公司而言,法務長的位置的確是很重要。有時候我們面對一些跨國的案子,有些案件一個弄不好,真的對公司會有性命之憂。加上,大型的法律事務所也很少有員工人數超過二百人的規模,上市公司通常遠遠超過這個規模。也就是說,成為公司的法務長可以說是法律人一個很大的成就,足以在同業上傲視。一沒注意,很容易得大頭症。

這位法務長心態上已經不是把自己當法務長了,應該是把自己當副總之類的。除了總經理之外,他面對同階的主管心態上是把自己放高一個位階,更不要說是面對其他的主管或是員工。他和其他單位的溝通,通常都是用命令式的心態或是別人有義務幫忙他做事之類的。

但是,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在法律事務所,營收來源是法律服務,所以合夥律師地位會很高,大家以他為尊;但是在公司,法務工作人員,事實上與文書、行政、財務同樣都是支援單位,營收不只與法務無關,而且法務還是花很多錢的流血單位。

這位法務長沒有去想到這一層,慣性的用自己是公司重要人物的心態看自己,就大錯特錯。公司的法務長也沒什麼了不起,同位階的還有研發長、財務長、採購長…很多人。而且也不是不可取代的,隨時要換你就換。換法務長又不是換財務長或是採購長、總經理,放心好了,通常不會影響營運的。

所以,這個法務長不懂上面這些公司內工作與法律事務所工作不同的道理。其實,他犯的錯誤是很多法律人都會犯的錯誤。不只是法務長,我也碰過新人有以上二個心態的天兵,所以我覺得這是法律人從高位階到低位階都有的問題。會產生這樣的問題,我覺得和法律教育有關係。因為法律人在養成過程中,目標看的都是法官、律師,這些都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職業,在法院、在事務所也的確都是高高在上。而且,法律人也常常太精明了,對「法律責任」有很高的敏感度,於是懂得要規避責任;加上職業特性之故,律師的確是不太適合涉入客戶公司營運。如果今天我們把案件委外由律師事務所處理,那麼我也會覺得不做決定是正確的。

另外,在法律的生態環境也的確是有不負責任的傾向,久了法律人都會被影響。就像影片裡面說的一樣,什麼叫專業:「工照做、儘量做、不包好,錢照收。」律師幫人打訴訟,但自己卻是不對成敗負責的,無論勝訴、敗訴都要收一樣的費用,也就是「結果與我無關」的心態。我們大家在看影片的時候都會覺得很好笑,但事實上法律環境的確是這樣(笑不出來了吧)。法官判案,無論哪一方勝訴、敗訴,當事人的結果都與他無關;律師訴訟,無論勝訴、敗訴,當事人的結果也與他無關。

但在公司工作畢竟還不一樣的啊,不要拿事務所那一套出來用。即使你是律師也好,或許還可以唬唬同階的同事,對公司的中、高層主管而言,也只不過是一個做事的人力,只是負責的事不一樣而已。你是公司的一份子,事情的成敗就與你有關,不想負責就不要在公司做事。要懂得環境不一樣。

最後呢…這個法務長真的很好笑。他非常短命,但被開除的時候你們知道他做了什麼嗎?他拿著當初的文件紀錄,去向總經理要股票分紅。因為當初沒有想過會有這種短命的情況,合約上沒有處理這一塊,因此他依合約是真的有權要。但如果是我的話, 自己沒做好被開除也去要分紅,會覺得很丟臉,這人還真有臉。法律人的標準性格,有權利就要主張,但法律上有權要,人格卻敗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