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車票

關於部落格
  • 6974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從寢技談武術的文化觀


格雷西柔術使用的寢技包含在壓制中同時使用打擊,而這一點在柔道中是被禁止的。另外,寢技的技法亦包含從地版上、非立姿的狀態下,迅速的起身脫離對手,並且如何順利將敵人由立姿帶入地板亦包含在內。故可能產生上對下,或者是下對上的攻防。相對於這一點,柔道禁止使用強迫帶入地板的手法,同時,在脫離敵手壓制起身後,敵手即必須配合站起,不可繼續使用寢技。由此可見,柔道的寢技攻防中並不包含「如何起身及如何帶入地板」,即立技與寢技的中間連接點不注重。

無論如何,有趣的是,柔道及格雷西柔術等使用寢技的武術都與日本有關而只要與日本無關的地方,似乎也不會見到豐富的寢技技法,最多只有看到擒拿技,這是為什麼呢?真的只是碰巧的嗎?還是有什麼必然的因素造成這樣的偶然呢?

同樣的有人會說,國術中是沒有寢技的,此話是否為真?我個人認為會有這樣的武術發展絕對與其文化環境有絕大的關係。

日本是一個地板民族,也可以說是塌塌米的民族,日本人一生中大多數時間在榻榻米上的…那麼武術的發展將這種生活文化反映在武術上並不希奇,在日本較之他處會有很大的可能在跪坐姿中遇襲,我想各位都知道在長時間的跪姿後,會雙腳發麻站不起來,如果勉強站起,不只無法發力更有即時脫臼的危險。那麼在這樣的環境考量下,在武術的運用中發展寢技的確有非常高的存在價值。更明顯證據是合氣道的技法中有種叫“膝行”的技巧,是在跪姿中運用雙膝前進,速度頗快從未見過者難以想像,並且都膝行同時使出技法。既然能夠戰鬥,為什麼要故意用膝行戰鬥?難道比立姿威力大?!理由正就在於…站不起來!!(當然是假設的)所以寢技似乎是在該環境下為了應因可能的防禦需求而產生的技法。即使是在巴西以比柔道更多樣化的寢技聞名的格雷西柔術其原創者仍然是日本人而不是巴西文化下原產武術。

那麼有人質疑國術中是否有寢技的傳承?並認為似乎國術中並沒有寢技的技法?這是怎麼回事呢?事實上在國術中有地躺(地堂)拳、狗拳之類的躺地攻防,不是完全沒有,只是攻防方式與寢技內容上不同以及重視的意義不同亦即是表現出來的戰鬥模式是異於日本模式的,可稱為有獨特的風貌。

那麼為何國術中的地堂技巧似乎慢慢的式微而讓大家不重視呢?

我個人認為是中國似乎不存在這樣的生活環境,寢技的存在價值大打折扣,所以不必著重於寢技的發展,故國術少有躺地技巧。另外,在身處中華文化下的文人雅士欲學習寢技似乎有困難,中國平時生活並沒有像日本隨處可見像榻榻米這樣乾淨的地板,要學習如寢技之類的躺地攻防勢必在真正的地板上練習,如此一來相信會滿身泥污,對文人雅士相信不易接受。但文人雅士、地方士紳卻正是最容易幫助武術興盛的群體,因為這群人在社會上掌握較多的政經資源,此消彼長之下…自然躺地的武術、技巧更加的衰敗。

另外從技法本身的功能性來看,既然能夠站著戰鬥就站著戰鬥,優勢較多。立姿的優勢較多比如說移動迅速、可一觀多、出技威力較大,即使是打擊動作也是站著腳腰馬配合可發揮較完全的威力,跪著躺著並不容易使力。所以現在常見的攻擊組合大多是將敵人摔倒後再補一下,而不會用寢技對付。另外在通常的情況下,站著的攻擊躺著的對象威力還是比較大…反而是躺著的要趕快站起,站不起也要想辦法絆倒敵手使其無法追擊。出關節技同理,使出自己站著而敵人被壓制在地或跪坐,相信比兩個人都處於地板的關節技更常見也更常使用。別的不說,自己站著而敵人壓制在地的狀況下,萬一制服一敵後突然又出現敵人(如被聲音引來),才有辦法應付不是嗎?

在技法的使用上有人提出會被撲倒,我認為…大概只有新手或者是專門學習寢技者才會使用這種手法,新手是因為不懂厲害關係或是沒有受過格鬥訓練。而對付專門學習寢技者就真的有點麻煩,那種攻防對於一般的武者來說的確是較不熟悉的,當然對手會以自己的強項對敵的弱項。這時如果無法擋下強迫進入躺地狀態的手法,那麼有很大的可能會被了結。至於如何應付看個人手法不在本文討論之列。但是…!!那是指一對一,只要我方不只一人,一個只要被拉下去,另一個人就可以順利攻擊那個使用寢技的…當然包括使用關節技對付躺下的。即使對方也是多人,在多對多的狀況下,如此仍然可以順利幫助同伴解脫。

所以到這裡大家會發現,在武術中,文化的影響佔了一個重要的位置,不同的文化產生不同的影響。

某個文化下發展的武術會依據該文化反映武術的實際生活層面而做出合理的戰鬥假設及劣勢想像,但常常有很多的動作及運動方式,在外傳他地或是時空改變之後仍然用原貌原方法傳承而沒有改變或轉化。武者在學習之中,須要注意有些技法是我們需要的,而有些技法是我們必須捨棄或是不須加以強調的。比如說日日本即因為可能會面臨跪坐久了而無法起身應敵的問題,而在戰鬥訓練上設計了寢技或是坐技的內容。反觀,當這樣特殊的考量當失去了其所依附的環境後,原來合理的戰鬥假設可能就變得非常不合理,這樣無謂的劣勢想像就成了如盲腸一樣退化不完全的器官甚至錯誤的思想造成了該門武者在應戰時做了錯誤的動作而遭危害加身。須知劣勢想像是劣勢想像,當劣勢不存在或是已經消失時就可以重回優勢,在寢技中就是----腳不麻就請站起來!

那麼是不是在沒有該文化環境及背景下就不必重視這種文化產物呢?我個人認為是的,但是偶爾可以涉獵。之於武術是種防禦對敵的技術,無法使用甚至難以使用的技法何必學習?但是完全不了解也是危險的,因為招式的奧妙與否常常是相對的,一個普通的招式對於從來沒有見過的人而言可能就成了秘招,所以多涉獵仍然是好的。

以下舉幾個我目前想到有關文化考量所產生的武術設計,蒙古摔跤:蒙古地區天寒地陳,平時身穿毛皮銅扣且厚,以拳腳打擊難以奏效,故蒙古多以摔跤格鬥;詠春:以船上格鬥為設計,擅長定步推手;日本拔刀術:拔刀術與一般人想像相反是跪坐姿拔刀而不是立姿,主要功能是偷襲、暗殺或是防偷襲而不是格鬥;南拳北腿:北方遼闊、人口亦不稠密有空間施展故可以身法閃轉騰挪及以腿法應敵,南方則人口密集、房舍亦密故無空間施展而以拳法應敵或身處不穩定區如船,須以腿站椿以穩定身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