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車票

關於部落格
  • 6974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知為何而站?為誰而站?


以前武術家刀口上討生活可能有很多秘傳不可以隨便告訴外人,但現代有什麼理由連個為什麼站椿都不知道呢?我認為不是老師自己也不清楚就是刻意有目的的隱藏,不論何者,對於學生都不是好事。中國陳式太極名師馬虹在其著作中曾提到學拳要學明白拳不可學糊塗拳,就是告訴學生們,學拳要了解正確的拳理,老師也有責任告訴學生正確的拳理而不是讓學生糊裡糊塗的學一些搞不清楚的東西。藏東藏西裝神秘,不願意講就不要教,要教就不要誤人子弟。拳術並沒有多神奇的部分,甚至我曾聽過有老師帶學生去鬼屋演練拳架來驅鬼,這是相當荒唐到接近神棍的事情。

那麼站椿的性質是什麼呢?

通常來說,在各式各樣的運動項目中對於體能的要求有很多,比如說常見到地板運動的拉筋、障礙賽跑不斷的在快速奔跑中跳動。而武術的肢體要求並不亞於運動競技,其中甚至有震腳、躍進、肢體的彈抖。那麼我們可以想像,這些激烈的動作對於身體的負荷相當大而容易產生顯著或是隱性運動傷害。因此為了能夠讓武者能夠符合武術的要求順利的完成動作及產生足以抗敵的威力,「體」的鍛練是必須的。所以,「椿」無疑的是一種「功體」的鍛練工具,基本來說至少可以有以下效果:強韌筋膜、韌帶、骨骼甚至某些拳種同時也靠椿功來練氣。

沒有完善的功體招式無法致用,比如說勁道不暢、使力不正、運動傷害都是在功體不足的情況下勉強使用招式可能發生的問題。簡而言之,「體」「用」必須一致,祇具功體無招式徒具健身效果並無法致用;而徒有招式而無功體,招式根本不具威脅性。所以椿功特別是定椿在國術訓練中通常是第一個教給初學者的寶貝,也稱為築基功做為築基之用。因此椿功絕對不是一般人常誤解的祇追求站得穩、搖不動,或者是練個腿力。雖然椿功無疑會產生前述效果,但如果只是這樣,那麼用健身房的器材就可以產生一樣的效果又何必當成築基功?體育健將是不是就可以不必練椿功?我想不是這樣的。

每門的椿功會不會一樣?

對於站椿有人稱「蹲馬」台語講「站馬」,而這都是站椿的通俗說法,站椿不必然是指以騎馬姿形態站定不動也有的門派根本不練馬步。不另加強調而單講「站椿」通常指的是定椿功,即是椿法訓練中外觀看來靜止不動的椿法。定椿之外還有動椿,可能在定椿中加入一些簡單的來回動態設計。每一門武術技擊手法及展現出的戰鬥風貌並不一致,而對應不同的肢體要求之下產生不同的椿功,那麼要如何練這些部份呢?就是靠各門各派不同的樁法,有的拳種練馬步,有的練七星椿、有的練三才步、有的練十三太保椿,還有梅花椿、九宮步………一大堆的椿。

為什麼不同,理由何在?個人認為是技擊要求不同故須訓練的部位就不同。故,騎馬椿不見得是每種拳種的椿,也許同名但不同內涵;如同樣名為混元椿,太極的與形意的相似但不相同。曾經在一次的拜訪中聽前輩提及:「我就搞不懂那些練八卦掌的為什麼會去站太極的混元椿?」可見得在不懂拳理的情況下誤解椿的功用會使練習的效果事倍功半甚至該練的沒練到,造成武者未來進步的障礙。當然反過來說,當明了拳理的時候,光看一個門派的椿法就可能大致猜出該門派特色如輕靈、樸實,或是可能用迂迴、直進方式戰鬥。

另外椿功中也有複雜的動椿,比如說我認為拳架套路即是一個複雜且大的動椿,同時參有招式運用,武者演練時同步訓練招式及功體。

基於每一門派的技擊手法及理論不同,椿的表現可能差異極大,甚至不同的門派之間也常常因為架勢不同而互相嘲笑對方勁理不明,如某一方稱對方的功架犯了「翹臀」的毛病,對方反過來指對方沒有「塌腰」。我認為這些爭執都是多餘的,因其中的勁理及戰鬥方式可能根本就不相同,我甚至看過某拳種格鬥時會在後仰時連續出手,也看過身體前傾的拳種。這些都可能違反「立身中正」的要求,但是立身中正是形意、八卦及太極拳的要求,而夠這樣類比嗎?拿他門的拳理要求來套向不同的門派當然格格不入。

椿功為何常被批評沒有用?

椿功常常被現代體育家或是技擊家認為是落伍不實用的東西,包括李小龍也認為椿功沒有用,不能實戰。而有更大一部分的人認為拳術套路是花拳繡腿,像在跳土風舞、做體操。招致批評的直接源頭我相信是因為椿功本身通常不是技擊招式,實在難以想像為何光是成天站定不動可以在技擊上致用。而對於拳架套路的批評,事實上不祇國術面臨這個問題,所有武術傳承都有這樣的問題,空手道家中很多也認為空手道的「型」和技擊是兩回事,「型」的演武冠軍不見得是比賽冠軍;反之請比賽冠軍來演練型可能連最基本的型都打不完整。而學武術主要目的就是要能夠實戰,自然大家開始重比賽訓練而輕型的演練。跆拳道也有這樣的情形,劍道、合氣道當然也不例外,很多武術都存在這樣的問題。至此讓很多人疑惑,難道師祖們腦筋都是有問題的嗎?傳這些「沒有用」的東西做啥?開大家一個玩笑嗎?

會有這樣的誤解是因為搞錯的武術的體用性質,椿功尤其是定椿可以說是祇練體不練用,甚至陳氏太極拳名家陳正雷講陳氏太極主練體不練用。反過來我請問大家:拳擊家練伏地挺身、仰臥起坐甚至是跑步有沒有用?我同樣可以批評伏地挺身、仰臥起坐本身不是技擊動作沒有用,跑步更是沒有用又不是要參加馬拉松,實在難以想像成天做伏地挺身、跑步可以在技擊上致用。相信各位一定認為這樣的批評很荒謬,練這些項目至少可以增加體能及肌力,所以練伏地挺身、仰臥起坐當然是有用的。好,那麼我認為說穿了其實練伏地挺身、仰臥起坐的訓練目的就是塑造拳擊家適合拳擊的功體,而國術每個門派使用不同椿功也會練出不同功體,練功體的東西怎麼會沒有用?!

當然,有現代體育家認為椿功練的東西用科學訓練法沒有不能訓練的功體。對於抱這樣想法的人而言,自然椿功就真的沒有意義了,學國術祇要學招式、手法即可。也因此現代的國術散打選手慢慢的和門派脫節,練散打的越來越多是祇專練散打技擊,口說屬某門某派都是空洞的說法,事實上選手並沒有練某門派椿功或是套路,祇有科學化的體育操課如每天跑步X千公尺、打沙袋X下、重量訓練…等,簡單的來講就是往跆拳道、空手道的訓練方式靠近。祇是我不認為真的可以用科學化訓練達到椿功的全部功效,也可以說我是一個傳統的人。

最後,我要強調的仍然是馬虹講的:「學拳不可學迷糊拳,要學明白拳」;已故宗師常東昇亦提到摔角的最後階段是「理論」;也常聽到前輩說:「練武有一大部分須要用腦」。所以拳理的正確理解我認為相當重要,這也是為什麼國術中有經典、有密笈及理論的原因之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