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車票

關於部落格
  • 6974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眼金睛


有人會認為是搶奪也有部分人認為是偷竊,筆者則認為不成罪。這個題目刁鑽在哪?在於行為人甲客觀上似乎不容易尋得符合構成要件的行為,沒有客觀行為當然不可以隨意臆測甲究竟意欲為何。然而,甲卻實在很可惡,面臨了找不到適用法的難題。但是今天在本篇先甩開竊盜、搶奪及強盜三罪之間相互關係及構成要件的探討,要研究的是題目本身存在的問題。

題目有什麼問題?

學過大眾傳播以及新聞相關科系的人相信比較容易看出來,反而是法律人不一定一眼就能看穿。答案是:這是一個不客觀的題目。

真正的破題法門要看出這個題目用了大量含有預設立場的用語,造成「甲非入罪不可」的錯覺。如「地痞流氓」「白吃白喝」「敢怒不敢言」「任意取用」「揚長而去」「故技重施」這些用語均有強烈主觀色彩。甚至真正事件之外,還加了一段舖陳:「某地痞流氓甲平日即經常白吃白喝,鄉里居民敢怒不敢言。」該句惟一功能在於影響答題者產生「甲很可惡」的不當主觀心理卻與刑法判斷完全無關,我國刑法是行為刑法而非行為人刑法即其理由。

將原題目合理改寫後再看一遍:「某甲走進某雜貨店並取用該店商品。因甲屢欠債不還,雜貨店老闆不欲甲繼續取用該店商品,卻終未說出口。於是甲取用完畢後未付帳即離去。」請問甲該當何罪?

相信看過改寫版看法會不一樣,原例少有人認為無罪,但後者則很多人認為不為罪,甲僅為民事不法尚末達刑事不法,本人看到原題目時就直接想到後面的改編版。識者或許質疑兩案例事實是相異的,但筆者相信改編後情狀和前例應當差異無幾,其理析之如下:首先,「白吃白喝」不是刑法上的犯罪類型,故改為不帶主觀色彩的「欠債不還」亦即酒菜錢的債務不履行;其次,「瞪」亦不具刑法上意義,故去;再其次,「到口的話又收回去」則為「終未說出口」;最後,「任意取用」較有爭議,筆者認為所謂任意不任意所指涉概念過於糢糊,不知何種情狀始稱「任意」?故去「任意」單以「取用」即可詮釋。

改編合理的另一理由是:台灣刑法是行為刑法而不是行為人刑法。「地痞流氓」所指涉對象係行為人而非行為,主觀加諸於甲身上的「評價」皆與行為本身毫無關連,依據甲表現出客觀行為做描述,去掉「屬人因素」的評價,本人相信合情合理。而原題設計則強烈誘導讀者:「甲是壞人,一定要罰!」

公正客觀是新聞學很基本的道理,反是成天將公平正義掛在嘴邊的法律人常常將情感也放入法律造成了不客觀,甚至沾沾自喜以為正義之師,為民除害直比周處。以這個標準檢驗民法考試考題或是各大學法研所、期中、期未考甚至法學論文所見,很多例子都顯示主觀色彩強烈-不及格。筆者亦曾於重要考試碰過這型考題,實在難以落筆,出題者已明顯表達好惡可以忽視嗎?還是出題者刻意以預設立場為陷阱查察考生是否窺破呢?這些考量真的是考試該考的還是出題者本身不適任?原來考試不過就是「上賊下,下賊上」,大家在考場玩賽局理論。

當然或有人論,身為法律人要有以天下為己任的士人風範,毫不帶情感的法律人將是酷吏不被社會接受。但即便放入情感公正仍然是最大前提,不公正遭扭曲的正義是什麼呢?帶強烈主觀想法兼自以為正義者大概以金庸筆下「滅絕師太」為最佳代言人。不可未審先判也是法律人最基本的原則,但許多法官眼中被告不是「被告甲」而是「地痞流氓甲」,一開始就注定悲慘的命運,遇上這種「正義」法律人只能祈禱自己不要哪天也坐上被告席變成了「地痞流氓甲」。尤其原告「很可憐」的時候被告會死得更慘,各位法律人別忘了:可憐也可以是一種武器,別被可憐利用了。(註)

學法律要有「火眼金睛」,只見得到有法律意義的描述。其他的事~~是上帝的責任。

註:「原來可憐也是一種武器」是我在韓劇《愛上女主播》中聽到的,甫聞即愛上這經典名言。《愛上女主播》是很好的韓劇裡面有大帥哥張東健、韓在石;大美女金素研、蔡琳。推薦各位觀賞,百視達即可租到共有20話一話約45分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