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0252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河洛語應如何吸納外來語


【河洛語吸納外來漢字原則】

原則上本人將外來語區分為二:一為外來漢字如北京漢字及日文漢字;二為拼音文字包含美、法、德語等。做如此分類,區分標準以是否書寫系統中存有漢字為斷。並且在細分詞彙的類型後加以討論。

一、漢字字義與所指涉事物一致

首先讓人質疑,也是星空下的旭陵首先發難質疑的問題即是筆者認為「口交」一詞可直接引用為河洛語以文言音唸出。其認為該詞本非傳統中社會所能產生詞彙,冒然引用而不取河洛語現有詞替代將招「北京河洛語」之譏。

這有很多面象考量,但因本文欲聚焦於如何吸納新詞,故僅討論吸納原則。「口交」一詞所指涉的內涵意義是什麼?概略是以口行性交行為。好,開始查字典, 「口」字何義?口即嘴,取食器官;「交」字何解?多義,一義指性交。那麼「口」「交」合組成「口交」,文意為以口行性交行為,字面上意義與所指涉內涵一 致,完全符合表意文字原則。取「口交」一詞讓日人猜測文義可能都猜得出來所指為何。文言音是配合漢字發展出來的讀音,直接使用筆者所指「ㄎㄠㄍㄠ」音可聽 寫出「口交」,而即使原先不知其意的人讀了之後查字典可輕易從字義正確理解該詞彙之意。那麼將此類詞彙逕用並文讀,個人認為合情理。

如果以傳統社會不會出現做為河洛語取捨、改寫標準,那麼河洛語詞彙最面臨極有限困境。如本人於較早《【文學】方言、官話、河洛語》所提問,「河洛語應如何 製造河洛語版六法全書?公務員如何使用書寫河洛語版公文?」相信傳統社會絕無「社會秩序維護法」「公司法」等等現代法律用詞,那麼是否六法全書應全面改書 河洛語用詞?難題接腫而至,原用漢字文義與所欲表達、規範條文內容並無不一致之處,不用原漢字又能用什麼字?甚至法律文字傾用文言,那麼又應改成什麼傳統 社會會出現的字?故為適當解決此問,類此表意詞彙河洛語應逕用之。

可能尚有許多人質疑如此有靠向北京話嫌疑。反之,日文充滿許多漢字,同時許多詞彙雖書以漢字,卻原生於日本非中國傳入,如新幹線、電氣…等詞。在文義皆合 情況下,該新詞以日文漢字形態輸入中國,請問北京話是不是幾乎照日文漢字援用?答案是肯定,那麼為什麼沒人說這是「日文北京話」?依其理,漢字文義既合, 還有必要硬是為了避免「日文北京話」再翻譯成別詞嗎?再反論,日文直接吸收北京漢字是否應叫「漢日文」或是「北京日文」?日文漢字與北京漢字既可相互為 用,為何獨獨河洛語不可?令人費解。

再進言之,相信漢朝人絕非講北京話,今台灣以北京話教授漢朝古文如漢書等,是否亦因其將漢人所書文字硬讀為北京音故應叫「漢朝北京話」?同理可推,唐人、 宋人、元人…亦絕非講北京話,怎麼也從未聽聞識者批評用北京話教授唐詩、宋詞、元曲是「唐北京話」「宋北京話」「元北京話」?漢字文意皆合僅發音系統不同 當然不須另造新詞或轉用新詞而可直接引用,筆者不斷強調漢字為表意文字,漢字系統本來就是中華文化圈共用系統,音異不重要,意同才重要。

反言之,法語、西班牙語、義大利語均係拉丁語衍生語言,試問三者可否有能力唸出「拉丁法語」、「拉丁西班牙語」、「拉丁義大語」?依筆者看法,欲文義相合下做到拉丁法語等…辦不到!漢字才辦得到,漢字是被套用在眾多語言使用的書寫系統,一字多音多國文化不希奇。

故漢字文字字意與所欲指涉事物一致詞彙,應全盤吸納為河洛語用詞。北京漢字甚至日文漢字均可相互與河洛語交流。

二、漢字字義與所指涉事物不一致

這種類型以接受拼音文字後的依北京音音譯為最大宗,又可再細分為二類型,析之於下:

第一種類型是尚不穩定譯名,即音譯後寫成何字尚無共識。如柯林頓緋聞案女主角Monica Lewinsky分別遭媒體譯為陸文斯基、李文斯基、呂茵斯基、蘿恩斯基、李文絲基、柳思基、陸雯絲姬……,這種譯名該如何處理?首先不可以河洛語文讀北 京音譯字,以北京音為基礎音譯字再河洛語文讀將與原音Lewinsky差異極大,故應當改以河洛語文言音尋出近似音音譯。如認為採行此法將致閱讀困難,可 河洛語、英語交雜。北京語、英語可交雜使用,同理當然河洛語、英語也可交雜用,沒人禁止,只有認為河洛語低等的人才會說不可以(註1)。

第二種類型是穩定譯名,如「拿破崙」Napoleon。拿破崙一詞譯為相同漢字為當,否則極易誤認另指他人。筆者認為此類型漢字,書寫時配合北京音譯漢字 書為「拿破崙」三字,唸時則可考慮逕唸Napoleon而不文讀「拿破崙」,理由同樣是文讀音將與Napoleon原音差異極大。再如Wall Street中譯「華爾街」亦應逕讀Wall Street。(註2)另外如日文漢字中有少部分用字與漢字表面文字相離,如「大丈夫」於漢字文意應是男子漢同義詞,但日文中卻意為「沒問題」,此時不可 逕用此日文漢字而應另意譯,具意譯字後始將其文讀。若原漢字翻譯以文言音讀出後恰與北京音相近,則筆者亦主張全盤接收,以求得漢字一致性。

須注意的是日文漢字中有些僅是日文常用字意與台灣、中國常用字意不同,如「湯」字漢字注釋確有「熱水」之意,例「沸沸湯湯」「赴湯蹈火」中「湯」皆指熱 水。相權之下日文用法反較為經典,如「泡湯」即「泡熱水」,千萬不可誤其為漢字字義與指涉事物不一致將其去之而後快。用字有疑慮請培養查字典的好習慣。

【河洛語吸納拼音文字】

一、意譯法

意譯法是最適合中文吸納外來語的方法,卻知易行難。事實上意譯是對漢字的挑戰。漢字優點之一是表意結構穩定不易破壞,但結構穩定卻同時形成缺點--難吸收 外來語。此觀電影名即使,如電影《TOP GUN》中文片名為《捍衛戰士》,事實上這連意譯也不是遠離原文文意根本稱不上翻譯,但反過來請問《TOP GUN》字面又能夠怎麼意譯?難道真要翻成「好大的一把槍」(註3)?許多外來語詞彙在漢字中並不易找到意近字,尤其是專有名詞及西方亦為新詞的情況,這 問題同樣困擾民國初年的中國新知識分子。

意譯事實上需要極好的中文素養始能翻得又正確又好。如英文Sociology一詞現今統譯為「社會學」,但可知嚴復當年怎翻此詞?他譯為「群學」,此譯極 佳且優於「社會學」。因「社會」原意與Society有落差,反是「群」與society意較相合。同時如Walkman統譯為「隨身聽」也是意譯法,以 Walkman這種商品性質來意譯不以詞害義,正確以中文表達特性為佳作翻譯。而漢字重意,筆者也主張此等從字面意義可傳達出正確文義的意譯詞可全盤吸納 為河洛語用詞,交談時直接文讀該詞。

不可否認的,北京話是強勢語言,許多譯詞均是先由北京話使用者由外來語翻出來才轉為河洛語使用者使用。但因使用同一套書寫系統之故,即使河洛語使用者優先 意譯亦應使用符合原拼音外來語文意。同時,有些詞對岸已有優於台灣的意譯,本人認為應當轉而使用較符合文意的譯法。如台灣譯Laser為「雷射」為音譯, 中國譯為「激光」為意譯較佳。「雷射」字面文義與所指涉內容毫無關係,如將該詞給原不知此詞意之人如日人,或者會猜此詞為某種「音波放射武器」。這不會誇 張,「雷」是指巨大或帶巨能的聲響、聲波(註4),而「射」指拋投出,且的確有此種高周波武器,如此當然有可能誤為「音波放射武器」,;也或者將「雷射」 猜成是醫療時用以震碎人體內結石的聲波碎石器。但Laser非但不是「雷」反而是「光」,且是籍由能量激發出的同頻光束。權衡之下,應當棄守「雷射」一 詞,河洛語以採「激光」為Laser譯名為當,使用時以文讀「激光」一詞。若為防混洧,可逕以英語唸Laser,不以文言音強讀「雷射」,因此舉亦將與原 音差異極大。

反過來,Clone一詞台譯為「選殖」或「複製」、中譯為「克隆」,台灣意譯為佳(註5),應取「選殖」為河洛語用詞以文言音讀出,或以英文讀Clone而書寫時用意譯詞。

也許有人認為本人主張過於激進,河洛語不該交雜英語。但供一例做證,Cola一詞北京話譯為「可樂」。原先筆者不知河洛語使用者怎讀此商品名稱。偶然情況 下聞傳統雜貨店老闆唸出Cola而非文讀「可樂」。此雖未經科學調查不知是否廣為用,且所聞為日式蹩腳英文音但由此可證筆者說法並非全無道理。若問既此該 如何將其寫為河洛語?方法同前述,「可樂」為穩定音譯詞且略帶字面文義(可以之為樂),故河洛語仍應書為「可樂」,但唸Cola。

但意譯亦須防氾濫,筆者認為除非典故來源極之有名,否則應以原文字面意義意譯為當。舉一例作證,夏威夷群島中一島Hololulu今一般譯為「火奴魯 魯」,但可能已少人知Hololulu事實上是國父創立興中會地點,赫赫有名的「檀香山」。據稱「檀香山」一詞係以典故命名,而今人已不知其典故自然遺 忘,故河洛語可不取為用詞。尚有反例San Francisco除翻成「舊金山」是成功以知名典故命名,另有一不佳譯名「三藩市」此譯名極易讓人誤解為係以典故命名而誤解,如可能誤以為曾在此處有三 強鼎立。事實上「三藩市」是音譯而不是意譯,雖然音譯仍以顧及文意為佳,但音譯仍應當讓人一望而知為音譯,否則極易被「正巧表面文意合理」而誤導。因此, 河洛語可採「舊金山」作為漢字書寫法並文讀之,若嫌聱牙則唸San Francisco原音。棄「三藩市」不用更不可將其文讀。

二、音譯法

本人認為音譯法在中文吸納外來語應儘量避免,能意譯儘量意譯。理由是意譯後寫成文意皆符的漢字較易傳入後世而不變其意為後代子孫順利看懂。近三千年前漢人 造出來的寶,應當由我們再傳給三千年後的漢字使用者。不過音譯法可以快速吸納外來語為優點,日本即利用片假名可直接音譯外來語的優勢大量引用外來語為片假 語。中國、台灣沒有類似片假名的設計,只好努力意譯。

但即使如此,拼音文字仍然有很多場面無法意譯甚至意譯不當,以專有名詞、地名、人名等為最大宗。河洛語使用者若能先期翻譯,個人以為應選取河洛語中文言音 音近者加以寫成漢字。若未能取得先機而由北京話使用者以北京音翻譯,此時處理方式同前述之「漢字字義與所指涉事物不一致」。

【結語】

豐富的詞彙是語言能否強勢的主因之一。尤其在國際化時代,能夠快速且正確的吸納外來語產生豐富入時詞彙是每種語言任務,做不到即被淘汰危險。而以北京話為 發源或以北京話廣為人知的詞彙應當將北京話漢字以文言音讀出,此不得已矣,北京話的確是強勢語言。而既然有些詞是原生於北京話的新詞彙,尊重源於北京話之 歷史來源,將其不變更漢字書寫方式而只文言音讀出是合理的。

也許仍然有許多人擔心,如此一來河洛語文化將遭致挑戰,本人以為只是變成進階文言用法。失去草根性又怎麼樣?學校當然應該教授進階用法難道應該教授草根用 法嗎?如此想法無異故步自封,敝帚自珍。人家北京話在課堂教古文;自己河洛語在課堂教草根,相比之下高下立見,堅持草根的結果只好永遠草根下去不登大雅之 堂。愛之適足以害之,不吸納外來語將造成詞彙不豐,下場是死亡!以史為鑑,歷史上曾採鎖國政策國家下場如何?讓河洛語死亡的最佳方法正是劃地自限、鎖國政 策。北京話正不斷的隨著國際化腳步快速創造新詞彙;日文亦不斷吸納新詞彙甚至以片假名音譯直接輸入不再以漢字意譯;英文中更存在許多拉丁文、法文等外來 語,怎麼從來不曾聽聞有人擔心北京話、日文、英文因大量吸納外來語將導致文化消失?相反的,大量的吸納外來語才是它們進步主因。觀英文、日文、北京話之 例,難道河洛語用者還不應解除心防、開始吸納外來語嗎?老子曰:「江海能下百川故能成其大」,因此採文言用法並大量吸納包含北京漢字、日文漢字甚至拼音文 字等外來語是使河洛語強勢的最好方法。認為如此將造成河洛語死亡是「文化被迫害妄想症」想法,強勢文化絕無被打垮可能。

註1:本人認為Lewinsky譯名以1999年九月七日余伯泉先生(中研院民族所研究員)於《聯合報》<民意論壇>所提見解為上選,可參考。
註2:逕讀原音可能是很多人誤會台語新聞北京話、河洛語交雜的主因,事實上是原音與河洛語交雜而非北京話與河洛語交雜。
註3:中國如此翻譯《TOP GUN》乃笑話一則,帶有嚴重岐視不可當真。中國片商事實上將《TOP GUN》翻為《壯志凌雲》,筆者認為反較《捍衛戰士》切合該片內容。
註4:本人小心得。英文Bomb,個人認為可意譯為「雷」。Bomb可為巨響,雷也指巨響;Bomb名詞為炸彈,雷名詞也是炸彈,如震天雷即古時火藥炸彈。
註5:見新聞台《實驗室裡,實驗室外》

延伸閱讀:
【植物園】《名字要意譯或音譯?》
【陽光派報】《餃子的英文怎麼說?》
【陽光派報】《再談音譯與意譯》
【空白車票】《河洛語的書寫系統》;《Re: 河洛語-SunnyPie》《Re: 河洛語-星空下的旭陵》;《Re: 河洛語-麻奈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