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121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Re: 河洛語-星空下的旭陵


Raymond:首先,文言音事實上有音韻成份,不是很多國文老師說唐詩以河洛語讀出比起北京話來得夠味嗎?可證文言音當有音韻可言不至於沒有。但口語常是即興使用,不若寫文章時可以設計音韻,這時「文白交雜」的確會「怪怪的」。

這時是白話音登場的時候了!白話音比較適合日常用語,俗又有力,大量引用文言音至口語使用,聽起來會不能適應也有場合不宜的狀況,比如說:一個穿著汗衫、拖鞋、咬檳榔的人,突然開口講文言河洛語,我相信連我也會覺得相當怪異。而且也沒人一天到晚講話文謅謅的…除非像以前連雅堂、施仕綸這種當官的人,一般人不會一直用文言音講話。所以我從來也沒有說白話音需要排除而硬將河洛語推上高峰,大多數語言都同時具備高雅用法及通俗用法,視場合區分使用。

但白話音是配合口語用法,書寫時將面臨不易配合漢字的問題。同時白話音比想像中封閉,外來語不易引入。很多用法是特定詞組不可分割,如「中邪」白話音即例。但是比較之下這問題不大,因為通俗的白話用法反而是不易流失的語言成份,日常溝通應當足夠。被迫用上文言音常常是專業領域的用詞,這時講出文言不會特別奇怪。

第二點是我之前於《河洛語的書寫系統》內提到的,「不習慣」是文化凋零現象。因使用文言用法的人消失或是文言用法斷了傳承,導致少聞文言音,聽到文言音反而不知是啥或雖知道卻總不適應。

為什麼會失了傳承?這原因你也知道:使用文言音的族群大多是知識分子而非一般平民,而知識分子正好是與統治者較為親近的族群。一方面為了迎合統治者,大家競相拍統治者的馬屁而使用北京話,放棄河洛語。這早在顏之推著《顏氏家訓》即已提及因當時統治者是鮮卑人,故學風充斥一片「鮮卑風」,學子拼命學習使用鮮卑文並以為得意,實在可悲。再加上即使讀書人有風骨不趨炎附勢,在「不剃頭就殺頭」式的忠誠度考驗下,堅持者又能有幾?此消彼長,領頭消失的自然是高級用法的文言音。反而是平民因為遠離統治者,天高皇帝遠,所以白話用法較易保留。

所以我認為我們當代河洛語知識分子最大任務不是發揚白話音,而是找出快將消失的文言音才是正途。

你所例舉「學寮」及「宿舍」一問,我反問這兩詞是否為同義詞?我認為是。「學寮」字面意義並無錯誤可知為學校宿舍之意。同義詞選用的情況下,我的看法是均可使用且均可文讀取為河洛用詞,看自己習慣用何詞就用何詞…如果為求在文章中表達地方特色,則取「學寮」使用。

很取巧吧…請注意哦~~我可從來沒有說我要「放棄」河洛語獨有詞彙而全面採用北京詞彙哦~~只要合文義的我就用、就認為是好的。原詞已佳當然續用…還可視場合用。

若河洛語已有好詞,可繼續使用該詞彙並與北京詞彙分庭抗禮。反正是同義詞都沒錯,正好可從字面表現出河洛語特色,就像有時候我們看用詞可以知道對方是中國來的或是香港來的。比如說:我們一看到「律師樓」用詞大概可以猜出使用者是香港人,「律師樓」與「律師事務所」是同義詞也都是漢字沒有錯誤,使用上卻可完善表現地方特色。同理,河洛語使用者當然可用同義詞彙表現出自己是河洛語使用者或來自閩南地區。因此,我不認為河洛語全面使用既存漢字必定失去地方特色。

星空下的旭陵《星空下的旭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