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121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抱歉,勇氣不在座位上


「哦,您是G吧。早上您有打電話過來,我還有印象。S正好不在座位上,但還沒下班等會兒應該就會回到位子上。請問您有什麼事或需要留言嗎?」早上才與她談過公事,難怪耳熟。

「呃…留言不太方便,我已經下班了,現在在家裡,S不知道我家電話。」嗯?從S不知道她私人電話大概可以推斷兩人並無私交。那麼,下班在家還打電話到合作的事務所談事情的G實在戮力奉公。

「那麼有什麼問題我可以代為回答的嗎?」既然留言不方便,當然只剩當下解決問題這個選項,毫不考慮接下這句話。自忖待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好吧,公事早上我已經和你講過了,現在有個較私人的問題,不知道…呃…方不方便問?」口氣游移貌。

「沒問題,能力範圍內的一定盡力回答。請說?」基於客戶滿意、客戶服務的基本要求,毫無疑問以肯定語氣接腔。更何況心裡已推測G與S並無深交,私人問題還能私人到哪裡去,頂多有些事情雖然不是所內業務,仍然希望能從這裡取得意見,比如說:法律出身的我就常被問關於離婚、車禍之類的相關問題。還是一句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萬夫不擋。

「你認為什麼是勇氣?」

啥?!哪來的這等問題?完全超出從業至今所有的可能想像範圍。這一瞬間,我能夠做的是開始揣測這個問題背後的含意。這是問題還是考題?以前聽過很多口試、面試者會出很多怪招來測驗受試者,比如說主管假扮工友在受試者等候面試時邊工作邊測試、觀察其表現在工友面前的行為舉止;或是用很怪異、難揣測主試者心意的問題來考,像是:請說出桌上那付眼鏡的故事。這些題目很簡單,受試者說出、表現出的其實是較不包裝的舉止、想法。一般的標準型題目會讓受試者心中有標準答案,反之這類題難以事先有心理準備,臨場反應表現出的總是較真實的一面。就像蝙蝠俠第三集出現過的墨漬測驗,蝙蝠俠說那是隻蝙蝠,是也不是,其實每個人看的都是心中的意識。

我正被測試嗎?

「呃…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一時之間答不上來,是不是可以等S與您談過後,再接過來回答這個問題。」事緩則圓,同時也難以揣測G的真正用意,立時決定使用拖字訣。心想放下話筒後,馬上查詢所有這個客戶的相關資料並詢問同事包含S獲取情報後再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孫子老早就講了。

「這問題有這麼難嗎?你是不是不想回答?沒關係,即使很草率也好,給我你現在的想法。」是禍躲不過,很明顯的,她不要「標準答案」,而是「我的答案」。果然敢問這種問題的人不會隨便讓獵物給跑了影響控制變因,孫子現在幫不了我了。

「這…」環顧一下座位,救星S還是沒回來。G又說不想留言,話筒在手上想不到方法放下去。該怎麼結束這尷尬局面?還是…

「請說,我期待你的回答。」G繼續緊迫盯人,實在後悔當初用這麼肯定的語氣包辦這件客服工作。

好吧。反正橫豎都是一死遲早得答,客戶也不會因為答得爛而跑掉,想這麼多做什麼。只管答,把事情單純化不就得了。

「我認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慢慢的、堅定的吐出,「能夠堅持自己的良心就是勇氣。」

「可以說明你的理由嗎?很有趣,我想聽一聽。」

「我心目中的勇氣包含了兩個重要的要件,一是堅持;二是良心,兩者缺一不可。只得堅持而無良心,那麼人人都重私利就像個小人一般,擇惡固執也是固執;而且不見得這種情形只能適用於個人,希特勒也很堅持他的社會達爾文主義、亞利安人種至上,甚至執行得很徹底,但是這不叫干犯天下人之大不韙的烈士。」講都講出口了,就豁出去吧。「另一種是只有良心卻無堅持,相信您也讀過《國王的新衣》這篇故事,裡面只有一位有勇氣的人,就是直陳國王沒穿衣服的誠實小孩。難道整個王國裡的人民、大臣都是傻的,只有小孩子是聰明的?我想不是這樣的,這故事主旨也不是告訴讀者:騙子很厲害小心騙子。事實上很多人看破裁縫是個騙子,騙子的騙術一點也不高明。問題在哪裡?人人有知性可以知道什麼才是好的,卻無人道出正就是缺乏勇氣。」

「那麼你認為是什麼阻礙了人的勇氣?」顯然G有備而來,第二個問題早就等好了。

「個人認為是利害關係使然。」都答一半了只能繼續答下去,其實也欲罷不能,正講上興頭。「回到剛提到的《國王的新衣》,為什麼故事裡道出真相的人物被設定是小孩?如果今天換了人物,改為大臣、平民等等,您對這篇故事的感覺還會是一樣的嗎?萬一真改成了大人,恐怕這篇故事的核心主旨-純真的勇氣,很可能會變成盡忠直諫、不畏權勢之類的東西。那麼反過來設身處地想,國王被這大偽似真的局給誆騙,身為大臣的您為什麼會不講?」

「因為國王已經相信騙子了。當自己去講實話,萬一無法一出手就扳倒騙子反讓其得機反攻,恐怕永遠不會有第二次開口機會」很好,G開始步上我的節奏,回答了我的問題。

「那就是了,其實所有的大人都知道這一點,整篇故事設定只有一個人忽視這層利害關係。」

「那個小孩!」非常好,我想我的說法讓她很能夠接受,還搶著回答。「但是,那是根本不知道利害關係才會說出真相,這叫有良心嗎?」

「反過來可以解釋這是初生之犢不畏虎,社會上最容易講真話的常是年輕人,所以這是純真的勇氣。知道了什麼是正確的和會不會去做是兩件事,故事裡的大人其實也會知道這是騙局,只是他們不會跟著良心走。」

正在G漸漸感到興趣、交談越來越熱烈的時候,我周遭的情況呈現相反的局面。可以確定我的同事、主管們一致認為我在辦公室用公司電話和熟人聊天,雖然已過下班時間仍然是不被認同的,旁觀者換成是我也一定會這樣認為-正常的客戶不會談《國王的新衣》。更糟的是任何正拿話筒講話的人都無法同步分身解釋這奇異的局面。可以聽到大家開始討論我講話的內容,甚至開始拿《國王的新衣》這個話題相互開玩笑,實則是利用玩笑暗暗嘲弄。

「不然反過來問,您的生活經驗中,周遭存在的真實人物什麼時候最能夠很有勇氣的講真話?」情況已經有點不妙,自己卻問了個馬上感到無限追悔的問題。

「快離職的時候最容易講真話。」從快速的答題速度來看,G的確是五年紀生,至少是六年紀前段班生,有一定的工作經驗,這個答案早就藏在心底了。

「那這不是正驗證了前面所講的嗎?為什麼要等快離職才敢講,不離職不講,是卡了什麼因素?」一直到現在我還沒感到有什麼不對勁,除了同事們以為我在和熟人講電話外。「不就正是利害關係使然?還未打算離職,要領人家的薪水糊口不敢得罪別人,所以大家在工作場合各自算計最安全情況決定行動,而非靠良心行動。有什麼事當然不講為妙,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為了利益而扭曲人格,對內皮笑肉不笑配合討厭的工作環境,對外遮蓋良心哄騙客戶追求業績。子曰:『無欲則剛』要求剛先求無欲,人一旦有欲望就會為欲望扭曲自己,既已扭曲又如何稱剛?」

當下我沒緊記四個重點:一、G在家裡講話沒人旁聽,我人卻在公司,身邊不只同事還有主管;二、我心中一直認為在和客戶說話,絲毫沒有壓低音量,正大光明的講。相反的同事們心裡只覺得怎麼有人用公司電話聊天還敢講這麼大聲;三、因為同事們心中假設我和熟人說話,基此認定剛剛提到的「工作場合」四個字指的是我現在坐的辦公空間;四、因為話題很奇怪,加上聊得很明目張膽,所以全部的人都很認真的在聽我講什麼,一字一句。

整個辦公空間突然安靜下來,正在開玩笑討論的人也停了。是的,他們全都聽到了,聽到關於扭曲人格的那一段。

主管朝我走來了,唉,講到忘我的後果。主管拿起桌上一隻筆,在紙上寫著:「誰?」這話底意思絕對不是問電話另一端的人是誰,真實的意思翻譯出來應該是:「你清不清楚你在用公司電話聊天呀?問『誰?』只是要讓你有機會自己掛掉,這樣才不難看。」好吧,雖然知道翻譯後的意思,但基於「勇氣」趨使,我還是不知死活的接著寫上:「客戶。」主管表情由慍色中透出一絲錯愕,這證明前文翻譯無誤。我猜他一定不相信,接下來會追問是哪個客戶證實所言非虛。

「哪個客戶?」果不其然,主管寫了這四個字。正等著呢!立刻接著寫上客戶的公司名稱以及正和我說話的聯絡人G。看完無言回覆後,主管悻悻然走了,幸好這客戶夠大,枝葉繁茂足以安全庇護這場風暴。

「再請教你一個問題,」G顯然意猶未盡,不知道我剛剛險死還生。「如果你是一個喜歡糖果的人,現在情況是會吵的孩子才有糖吃,大家努力的『吵』以求有糖吃,你會為了糖果而去吵嗎?」

「我想您真正的問題是:是不是應該搶功?」沒辦法,已經天怒人怨,不繼續下去對不起自己的犧牲。「基本上呢~我是一個很資本主義的人…」

「資本主義?你的用詞太模糊了,可不可以更明白的表示你的意思。」哦,這個詞用得太習慣了,沒想到其實對大多數的人而言,其定義並不明確。

「資本主義是指很重視利益、成效的個人主義,與講究扶助、互助的社會主義、集體主義是相對的。」簡單的解釋,方便接下來的話題。「您可能認為爭表現的人很利益薰心,一個大家在搶的東西自己還下場競爭是很不堪的事,良心應該不求回報的,是嗎?我卻不這麼認為,俗語說:『當仁不讓』,仁字當頭又為什麼要讓。連孔子都講:『舜何人也,禹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有為者連舜、禹的大德都可立為目標搶先,否則善士不出,始息養奸將使歹徒倖進、良馬伏櫪。古典經濟學派大師李嘉圖曾經說過感恩節餐桌上的火雞並非上帝的恩賜,而是利益使人飼養火雞、販賣火雞最後到餐桌上。同理,我想您應該喝咖啡,而事實上台灣、歐洲、北美等等地區都不產咖啡豆,熱帶地區像中美洲才產咖啡豆,但是您仍然可以喝到咖啡,這是資本主義的力量一點也不可恥。因此,我個人並不認為要求報償有任何違背良心之處,而是有報償才能帶動社會力量運作,不然怎麼報答勞心勞力者;相反的,當一個人付出心力要求報酬時,拒絕給予報償兼口頌善心不應求取利益,實則私心自用者才是可恥的人。再說,沒資格領取報償的人都敢邀功,真正付出心血的人為求撥亂反正更應該當仁不讓挺身而出爭功。當仁不讓也是勇氣。」

「你剛剛不是說是利害關係使人失去勇氣,無欲才能剛?怎麼現在又說爭利也是勇氣?」G認為抓到語病,真是個認真的聽眾。

「之前我說過勇氣是堅持加良心,」清楚的界定似乎是有必要的。「《國王的新衣》裡面的大人是已經知道這件事不對,卻不說真實的話。工作場合的利害關係也是做對不起良心的事;至於當仁不讓甚至爭取報償則是堅持對的事情,並沒有順著欲望多要不該得的東西。簡單來講前者是背離良心抹煞人格、油嘴滑舌不實在;後者是順應良心表彰人格、俯仰無愧於天地。」

「謝謝你,我問過很多同事,大家給的都很模糊、很不肯定或是敷衍,你的答案對我而言已經很有幫助了。」感謝上帝,終於要結束了。

「怎麼不也說說您的看法,聽了我的智慧財產,我有資格要求回報吧。」雖然已近結束,對她會有什麼看法有點興趣。

「我正在尋找什麼是勇氣,目前沒有答案。」套不出來。

「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我也正在尋找。只是我的方法是先有個底案再無預設立場的慢慢隨著時間、經歷、閱歷修正看法。而且,老實說,從『什麼是勇氣?』這個問題,我就可以知道您一定是個好人。」當發現G認真看待時而非考試時,就有這種感覺,終於有機會說出來。

「為什麼?」G笑著回問。「你不覺得很奇怪、很蠢、沒有意義嗎?」

「不會的。乍聽之下可能會愣住不知如何是好,但這是因為絕大多數的人不會去思考勇氣的意義。事實上在工作場合聽到您的問題很讓人感動,讓人在忙碌的工作現實中有短暫的心靈休憩。找尋勇氣的人常會發現勇氣就在自己身上,就像《綠野仙蹤》裡面的膽小獅子,總能在危急時解救大家,最後發現勇氣從來沒離開自己,我想您有同樣的困擾。我以為隨著入社會歷練越久會越來越面目可憎、老奸巨滑,最後是失去自我,而您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命運,展開一場人生的《綠野仙蹤》。相比之下,會認為勇氣不重要的人,可能表示此人對人生該成就什麼也毫無概念,盲目接受眼前事實,鎮日得過且過。這樣困守的人生不是個旅程,而是不知何時結束的無期徒刑。」我可以感覺到同事們覺得我越來越放肆,不過這應該是結論。「哦,S回到座位了,您要我轉給她嗎?」

「我想下次吧,今天已經差不多了。」在尾聲中互道再見後,結束這通尋找勇氣的電話。

【外一章】

電話掛上,知道在同仁間已經造成誤會,連忙解釋剛才的事件緣由。果然工作是現實的,一位在我所屬的小組中最資深的同事做出訓斥:「你怎麼這麼無聊,聽到『什麼是勇氣』這種問題,隨便呼攏二句就結束掉不就得了。」

「這個問題不至於沒有意義,」老實說,我一直不喜歡這位同事,總是仗著最資深在背後操作很多事。「頂多是不適合在工作場合談而已,但是她是客戶所以我就回答了。」

「什麼客戶?該不會客戶問怎麼把屎把尿你都認真回答吧?」果然,人一旦入社會歷練久了,只會冷血、無情、老奸巨滑。

「那是最近辦很多案件的大客戶,」我繼續反駁。「不是小客戶。」

「是嗎?該不會只是呼攏說要辦很多案件,最後發現只是隨便講講吧。」這位同事很明顯的一切以利益為導向,而且講這句話很明顯的是面子問題,要證實自己是對的。

「案件已經辦了。」果然,這位資深同事沉默不語。反而是我很想緊迫盯人的繼續問:是不是大客戶就可以聊把屎把尿的話題呢?不過有鑑於太過挑釁,終究沒說出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