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車票

關於部落格
  • 6974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牛脾氣


記得以前就讀大學時的學校工讀經驗,當時請教前輩學長如何帶領其他學生一同工作時,曾問到什麼科系的人最難應付?

學長們意見幾乎一致的說:「法律系最難帶。」
「為什麼?」完全在意料之外,至少我自己正是讀法律的,配合度就很高不會難帶。
「其他科系的人不耍你就不來了,法律系的人還會和你辯。」
「然後?」
「更慘的是,通常辯不贏讀法律的人,所以情況很糟糕。」
「至少還會出席來和你辯不是嗎?」
「nono,不能這麼解釋。一般人不來就直接記曠工,是對方錯;法律系的人這樣搞變成錯的是我們,不在他。權威盡失後,變成其他人也不甩你。而且…」學長繼續講「通常你還找不出理由拿他怎麼樣,他講的比你還有道理還可能拿一堆引證資料佐證,更重要的是他真的誠心認為你是錯的。」

呵呵呵,我相信和法律人相處多了的人常常會有這種感覺。尤其是當主管的一定會認為一般人很好帶,指示做什麼就會乖乖去做;帶法律人則非常討厭,什麼都要講理由,不講理由沒個道理很難要他們做事,而且理由還不能隨便生,這群人會發表意見來辯駁,非常硬的牛脾氣。

法律人的牛脾氣還表現在意見上面,隨便一個不經意的討論都可能引發喧然大波、正邪對立,隨時在真實生活上演辯論賽;隨便問一個問題都可以過幾天後看到一堆的法規查詢,接下來告訴你正確答案或反駁意見。所以一般人會認為法律人很難妥協,他們會說:「這是我的權利,憑什麼要我妥協?」或是「對就對,錯就錯,有什麼好說?」

談判大師,東吳政治系教授劉必榮曾經在其著作中提一個故事,有個台灣漁船誤闖菲律賓領海,被當地政府抓了去,一位國際法學者聞言仗義處理,結果處理了好久都沒能夠把人弄回來。反而是漁民認為花個錢把人弄回來不就得了,做什麼這麼麻煩。法律人呀,太正經了。

之前碰到一位主管級人士,談過幾次話之後,他突然說:「認識你們這麼多法律人,我心中有個感覺。」
「哦,有什麼可以請您指導的嗎?」
「你們法律人意見很多,比讀經濟學的還多。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意見,甚至指導老師和研究生同出一門意見竟也不同,即使是律師講的話,都還會有人提出反駁甚至公開討論不同意見。這在一般人中常是個禁忌,中國社會不太喜歡表達意見,尤其是不同意見更是破壞和協。」

其實以這位主管的個性並不認為這是好現象,相反的他認為法律人很「白目」,犯了人的忌自己還不知道,甚至總以下犯上反駁上層的意見。這樣的現象好處當然是有,法律人的是非觀念比一般人來得強烈,至少可以肯定不會變成冬烘先生、圓通大師。

只是選擇了法律這樣的一條路,自然必須付出選擇它的代價。法律環境要求學生學習獨立思考、不因循苟且,導致法律人通常牛脾氣、硬骨頭、正直、是非觀強烈,但同樣也代表一般人認為法律人沒有彈性不夠圓融,這也許是法律人該克服的功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