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121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秀才遇到兵


因為預設了這個立場,自然辯不過人時會認為:「只是辯不過你,不代表你對。」卻沒想到更深一層的問題,如果自己真是對的,又為什麼會辯不過人呢?之前板上還有人說,就像絕大多數的人每天看著太陽日出東方、日落西方,這沒什麼好辯的,即使辯不過對方,日還是照樣出東方、照樣落西方。

「日出東方、日落西方」這就是「對的」。就算辯輸了,這仍然是個真理,不會受到辯論輸贏影響。倘我說日真的不自東方出,你能夠接受嗎?

我想看到這裡一定很多人認同日出東方。那麼告訴各位,你的預設立場真的錯了:日不是出東方,是地球在轉。請問這強詞奪理嗎?必定無誤的「真理」真的沒錯嗎?

因此,我想要提醒的是如果有人提出論點,自己又說不過人,最好放下防衛心態仔細思考對方所講的是不是好的。別忘了,蘇格拉底「蠱惑人心」,飲酖而死;伽利略因為地動說而被軟禁、比薩斜塔落體實驗被認為是巫術…將來各位有一天講不過人的時候,請多想想自己預設立場是不是真的有問題,或者是…自己所知太少,少到根本無能力理解其論點。

說到這個,突然想到很久以前的打工經驗,國中時候的事了。以前本人打過一個特別的工:幫廟會敲鑼打鼓。就是那種大家在路上看過的,長條進香團車隊中,其中幾車會有鑼鼓,有人站在貨車上沿路不停敲鑼、打鼓,正就是站在車上做隨團奏樂的工作。(吾少也微賤,多學鄙事)

好了,一天忙下來終於要休息了,耳膜都快聽不到東西了,這時候才知道平時我們覺得這些人吵,豈知「奏樂」的人才是首當其衝,直接面臨魔音轟炸數小時。當時熱衷撲克牌的我,休息時坐下來拿出牌招呼年輕人一道打牌,坐定沒多久,才剛剛把發好的牌給排好。就有人來說:

「不可以玩撲克牌。」

「啥?為何不給玩?」我充滿疑惑,單純只想玩大老二。

「這是在賭博!」語氣堅定貌。

「可是我們沒有賭錢呀?!」疑惑更大了,原來我最近天天「賭博」?!

「玩牌就是賭博!」絲毫沒有轉圜餘地、談判空間的決絕語氣。

「這……」正欲開口反駁,感覺到對方不講理,再講下去會很危險就閉嘴了。

當下局面是傳統文化下,大人的話是當然正確的環境。我原先想講的是,賭不賭錢才是重點,而不是用什麼工具玩。賭博不見得需要撲克牌,玩撲克牌也不見得要賭博,兩者沒有必然關係。

當然,遂行意志後,對方很滿意的走了。

但等到吃完晚飯之後,這傢伙卻做了矛盾事,他拿出「象棋」,以為要下軍棋、暗棋嗎?錯了,在招呼了三個人之後開始完「自摸」,這是用象棋做工具,玩法則似簡易麻將的遊戲法。咦?!這就不是賭博了嗎?比起我玩大老二,這還比較接近賭博。

當然,這段話我沒有說出口。但很顯然的,他的確以遊戲工具定義是不是賭博。要是我和他辯了呢?很明顯的可說得他無法反駁。可是呢…善辯的人不一定講道理,但不會辯或辯得很爛的一定不講道理,或者根本不是道理。他只要「教訓我」就可以「反敗為勝」,根本不須要講道理。

這種人把自己的話比成十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