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車票

關於部落格
  • 69559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分歧者》觀後感

 最近很流行反烏托邦電影,比如說末日列車、移動迷宮、飢餓遊戲等等都是。先來一點老生常談不清楚的人簡單了解一下什麼是「反烏托邦」。重點是有一個「理想國」,而理想國為什麼是理想國?通常不外乎大家「各司其職」「各安天份」。而其實對某一部份人而言,這就像是一種螞蟻式的生活,總是有人「我的人生不只是這樣」。一旦這種人多了,這就不是個人人各司其職、各安天份的社會了,是個動亂的社會,甚至還可能會有人試圖打破這種「假理想」。為了維持住一個各司其職、各安天份的社會,總會有某種機制控制住「不安份的人」。在末日列車,理想國就是生態平衡穩定讓大家繼續可以生存的列車、控制機制就是首尾呼應而定期發生的革命事件,不安份的人是革命者;移動迷宮是有個不受攻擊的園地、假偵察控制真相讓大家安心為了活著而活著,不安份的人是那群真正想出迷宮的人。移動迷宮有個反烏托邦故事中比較少見的設定,他們的社會控制機制是自己發明給自己的民主機制,沒有中央政府或高權力者介入;飢餓遊戲太紅,講的人很多就不贅述。
 
分歧者這個故事厲害的地方在於,他的分類及社會控制機制是我目前看過最接近真實世界的故事。事實上我看到後面,開始感覺這個社會的恐佈。以下,我想講一下我在網路上有關分歧者比較沒有人提的情節。
 
分歧者裡面的中央政府,在看起來像是成年禮儀式的時候,把所有的人依照性向及未來可能的職業選擇,分為五個派別:知識份子的博學派、不好爭鬥從事農業等基層工作的友好派、執法先鋒的無畏派、主持正義的直言派以及宗教工作、犧牲奉獻的克己派。這個電影一開始表現的設定其實已經有一個非常厲害的地方,這些派別背後各自隱藏一個人類的優秀特質,分別是:聰明、善良、勇敢、正直、誠實、無私,所以不用強制你,你會自己因為對自我或父母的期許而「自願入甕」。
 
更重要的是,其實在看到選擇派別的儀式那一段的時候,我起了個冷顫。為什麼呢?我的天啊,這好像是哈利波特裡面的分類帽儀式。一旦選擇了派別,會像哈利波特裡面一樣,整個所屬派別的人站起來狂歡,讓你感覺這一定是你人生最正確的選擇,連父母都以你為榮。但這其實根本是個中央政府控制人民的手段啊!天啊,我們社會充滿多少這種事?比如說高中放榜?大學放榜?恭喜你考進了博學派醫學系!恭喜你考進了無畏派中央警官學校!先前我看過的反烏托邦故事,社會的分類或是階級的分類,通常是非自願的,你無能為力,因此觀眾會很自然的發現這是個錯誤。但是如果分類是以不同的美德,這就難以發現了。
 
那個社會,有二類人不屬於任何派別。第一種是「無派別」,應該是影射被認為欠缺人類應有的五種美德的人。又笨又懶又膽小又不誠實又自私,呈現出的形象就是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只有克己派會無私的照顧無派別。那個社會仍然是有競爭機制的,本來有派別的人可能會被淘汰,變成無派別社會上的正常人都很怕變成無派別,所以會努力工作。
 
第二類人當然就是故事的主軸,和無派別相反,同時擁有多種人類美德,可歸屬於多派別的「分歧者」。這種人是會被中央政府抹殺的。為什麼明明直覺是比一般人優秀的人卻要被抹殺?因為這種人無法控制思想,會破壞目前的派別體制。抽象很難思考,但舉幾個例子,國父孫中山是醫師也是思考家、政治家、革命家、為國為民、正直敢言,同時屬於博學派、無畏派、克己派、直言派;蔣滑水、甘地、華盛頓……歷史上有名的人或革命家,多數可以歸類於分歧者。
 
反過來想,一個博學派的聰明人,卻膽小又自私;一個無畏派的勇者,卻胸無謀略、眼高手低…仔細想一想,單一的美德,的確是無法造成多大的社會影響。而且那個社會還有個很奇妙卻非常聰明的二個設定。一個設定是擺明的:「派別遠勝血統。」這指的是如果你的派別和父母不一樣,那麼派別的指示重要性大於父母的指示,派別的關連性勝於親情;另一個隱藏的設定是,那個社會似乎是共產且專制的社會,不同派別的人似乎也要依規定住在不同的區域及環境,而且不同派別的人不會沒事攪和在一起。這個呢…其實和哈利波特裡面不同學院的相處模式也相似。這二種設定,不讓人交流,方便思想控制。為什麼?即使一個人不具有多項美德,但一團人就可以兼顧多項美德。中央政府就是不想要你群聚啊!
 
這個電影是三部曲的電影,或許某些我的疑惑後面會解開。這樣一個專制社會的執政黨有點讓我意外,竟然是克己派的。難道這個派別制也是克己派的人發明的?而且依照結局來看,如果執政黨需要博學派與無畏派聯絡用武裝革命的手法推翻,可見得確實是專制政治,不是政黨政治。這暗示幾件事:一、這個社會是政教合一的,類似教宗國、中東國家;二、宗教家與科學家有衝突;三、我認為克己派是執政黨是個很合理的權力平衡的設計。因為克己派生活很清苦,還容易被霸凌啊!主角一家人,沒有任何小孩想留在克己派,我相信其他家庭也一樣。要不是執政黨,哪來這麼多人想過清教徒的生活…
 
分歧者有一個我非常欣賞的設定,雖然網路上有人很瞧不起這個設定。就是分歧者中的科技,可以透過藥物控制他人夢境,同時可以讓外面的人透過監視畫面看到夢境裡的情況。而分歧者,似乎是惟一一種可以在夢境中識破自己處於夢境之中的人,但又不會像電影《全面啟動》那樣將真實世界誤認為夢境;而主角很利害,可以識破多重夢境。這也暗示分歧者具備辨別真相的能力。但分歧者的危機也在於此,透過監視畫面,可以反過來利用夢境有不尋常的變化,找出分歧者。
 
這個辨別真相的能力,對控制者而言的確是很大的威脅。一方面電影裡面已經看到,洗腦裝置對分歧者完全產生不了作用,所以統治者無法洗腦他們去做不對的事。看到被洗腦的軍隊讓我想到二戰時被希特勒洗腦的德國軍隊;另一方面,除了這個軍隊之外,我們可以想像分歧者有可能看出派別分類制度本身就是個控制手段,以及在各個制度及組織,很全面的看出各種問題及假象。老實說,看到那些軍隊,除了希特勒,我還想到了太陽花學運,以及台灣曾出現的各種公民不服從運動,那些跑出來主張政府不對的人,是分歧者…而「政府就是對的」是被洗腦的人…
 
關於最後的武裝革命,可能是因為我沒看小說,而電影的時間無法很深的刻劃政體之間的衝突。不過,這個武裝革命倒是一個奇妙的矛盾。因為博學派想推翻執政黨克己派,因為克己派照顧無派別以及私下包庇分歧者,將會導致派別制度的崩潰。但博學派的手段卻是違反規定的與無畏派跨黨派合作,其動作之大似乎是想學希特勒殺猶太人那樣滅了克己派,但滅了克己派,派別制度就不會崩潰嗎?我之前說過,克己派為執政黨權力才比較平衡,如果博學派變成了執政黨,那恐怕很快的權力天平就傾了。
 
另外,電影裡面,Maggie Q飾演的多麗,也就是在性向測驗中幫主角掩飾她的結果是分歧者的那個刺青師。她說她會幫助主角的原因是因為她的弟弟也是分歧者,在第二階段結訓的前一天被中央政府的人約談,第二天就被發現陳屍深谷。所以意思是除了克己派的執政黨,上面還有個中央政府?
 
第二部上檔中,不知道有沒有時間去電影院看。小說我想以後有機會讀。這是個好故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